您好!欢迎您光临轮回_晓月初升! 聊天室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中篇小说>>>>>>轮回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统计数据
    会员总数:118
    今日文章:0
    文章总数:531
    今日访问:1
    本周访问:1
    本月访问:15
    访问总数:11308
文学导读
古今名著
友情链接






网上搜索
便民服务
[在线算命 ] [周公解梦 ]
[万 年 历 ] [地图查询 ]
[火车查询 ] [网络银行 ]
[IP 查 询 ] [手机查询 ]
[在线杀毒 ] [邮编区号 ]
[电视预告 ] [精彩FLASH]
[股票查询 ] [成语查询 ]
[彩票查询 ] [天气预报 ]
[飞机航班 ] [星座运程 ]
[身份查询 ] [在线翻译 ]
[游戏秘籍 ] [站长工具 ]
[生男生女 ] [ QQ吉凶 ]
邮箱登陆
※笑话大全※
夫妻笑话 成人笑话
恋爱笑话 家庭笑话
古代笑话 电脑笑话
政治笑话 名人笑话
军事笑话 交通笑话
愚人笑话 宗教笑话
民间笑话 鬼话笑话
司法笑话 体育笑话
经营笑话 校园笑话
儿童笑话 医疗笑话
现代笑话 国外笑话
轮回
发表日期:2007/1/19 22:41:00 出处:转的 作者:转的 发布人:aliuc 已被访问 224

轮回(一)


    很多人都不明白,因为他们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轮回 ——题记
                         引子

 

        人们都说死去后应该是万事皆空,不留痕迹。其实,很多事情都一直在换着

不同的姿态丝毫不爽的存在着,一如因果报应,如影随形,不堕不灭,无生无死。
    我是这个世界上的一个精灵,也许精灵这个称呼是我阿Q精神的自我安慰,

其实我只是一个鬼卒,一个听命于地狱轮回司主的小喽罗。
    我总感觉自己是天上地下,六道轮回中最低贱的生物,只能在无边的黑暗里

生活,永生永世,无谓解脱。我每天的内容就是负责奈何桥的巡逻工作,疏通这条在

生与死间反复轮回的道路,也算是个比较清闲的差事,因为这里一切的勾魂投胎都秩

序井然,什么意外都不可能发生,什么意外也不会发生。我总是扛着那把钢叉,呆呆

的坐在奈何桥边,呆呆的看着孤单的魂魄,来又复回。天天,月月,年年,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记不清是鬼历中的那一日了,轮回司主把我唤了去,说我忠于职守,因为我

已经在奈何桥巡逻了500年了,没有出过任何差错。为了赏罚分明,他让我做了勾魂

使者。这就意味着我可以到人间看看。
    阴间的日子对于我们这样不需要日理万机的卒子来说的确过于无聊了,有时

候有个比较繁忙的工作还是打发时间的好办法。我开始喜欢上了勾魂,我特别喜欢去

勾那些在白日里暴忘的魂魄,因为那样我可以清楚的看着人间。我的到来,其实意味

着世间生活的结束,给他们揭开新的一轮的轮回。我乐此不疲的操劳着这份差事,勤

奋的勾着世人的魂魄。我目睹过楚霸王在乌江自刎,目睹过杨玉环在马崴坡的凄恻,

目睹过杜甫客死秋江。
    但是人间的确真是好,和只有黑暗与绝望的地狱相比直如梦境一般。我开始

明白了那些魂魄在奈何桥上的徘徊和面对孟婆汤时的踌躇。我开始喜欢上了和孤魂野

鬼聊天,尽量的打听了一切, 那时我还没有意识到我已经开始拥有喜怒哀乐的感觉

了。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200年匆匆过去了。轮回司主再次召唤我说你已经有700

年的道行,等到你有300年道行的时候,你就能去人间轮回,或者在阴司修行,修炼

成一个神仙。我开始第一次感到了开心,我盼望着我的轮回,我会毫不忧郁的选择人

间。最后300年的时间里,我继续努力的办着轮回司主交给我的每一件事情。可是我

觉得这.300年比原来的700年还要漫长,我等待着我千年的到来,等待着那一天。
    到了那一天,我一定要去轮回,去人间……

 

 


轮回(二)


                               缘起千年

 

    阳间的八月中秋,是阳世团聚的节日,也许是因果的注定吧,在这天犯亡的

人很少,我早早的结束了工作,信步走到那熟悉的奈何桥边,黑暗里飘来一阵轻微的

抽泣。我睁大鬼眼,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个女鬼。
    我问她为什么在这里哭,她说不小心弄灭了照亮轮回路的灯笼。迷路了。
    我心情好的时候也乐意帮助别的鬼,
    那时我心情很好,
    所以我就说我可以带她去轮回司。
    她擦了擦眼泪,对我嫣然一笑:“谢谢你。”
    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好看的笑容。
    刹那间,我的胸口好象被什么猛击了一下,心里好乱……
    到了轮回司,司主命令判官查看了她的记录,说她是枉死的,不能投胎转世

,只能住在枉死城等待着地藏菩萨的超度。她一下子哭了起来,我也一下子心软了,

求司主可不可以让她去投胎。司主发了火,对我破口大骂,骂得我浑身发抖,她也吓

得不敢再哭。我垂头丧气的带她去枉死城报到,路上我一句话也没有说。到了枉死城

,我让她进去,她点了点头,走进城去。我目送着她远去,这时,她回头看着我,又

说了一句:“谢谢你。”她的身影渐渐消失,只留下我呆呆的站在那里。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我惊奇的发现我还挂念着她。于是我偶尔就会利用职务

之便跑到枉死城去,偷偷的看看她。我发现她经常很早就急匆匆的跑到望乡台去,在

那里看上一整天,然后哭泣着离去。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她哭的时候,我也想哭

……
    那年清明,我找到了她的坟墓。一捧黄土前,一杯水酒,三色果品,一个痛

哭的男人,我呆呆的看着那两人,一种从来不曾有过的伤心,失落一直萦绕在我心头

,我在那里呆了很久,喝了一杯她坟前的供酒,劣酒苦涩,心里却感觉不出是什么滋

味。有一次,我假装不经意问白无常,枉死的人怎么样才能投胎。他说需要因果。我

问什么是因果。他说因果其实也就是代价,如果有人把投胎的机会让给没有机会的人

,那么就可以投胎了。他又说,这机会白痴也不会愿意让给别人的。就算有白痴来到

阴间,也早就被轮回到畜生道去了。
    千年的时间满了,终于该到我轮回了。轮回司主把我叫去,说我已经满了

1000年的修为。问我有什么选择。我说我愿意去投胎,轮回司主问我愿意去哪里,阳

间的富贵王孙任我选择。我说我愿意让她去投胎。司主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判官更是

惊奇得勾魂笔掉到了地上。轮回的道行是无法撤消的,司主也无法勉强,但是他告诉

我,如果我放弃千年道行的话,将重新去做一个永不被提拔的鬼卒。我说:“我愿意

这样。”……………
    她走的那一天,我偷偷的看着她,直到她喝了孟婆的茶汤,上了转轮台。远

远的,我已经看不到她了,我忍不住从藏身的地方走了出来,望向她轮回而去的远方

。孟婆婆平静的看着我,慢慢叹了一口气,继续摆弄她的茶汤……
    我又变成了一个鬼卒,一个依旧扛着钢叉无聊且寂寞的鬼卒,还是负责巡逻

,我天天都守侯在奈何桥头,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再见到她……
    日子又过了一天又一天,我在桥边守了一天又一天,日子多得我已经数不清

了。她却没有出现。
    轮回司主叫我去问话,说我都巡逻了千年了,可以再选择自己以后的路了。

让我一定要珍惜这次的机会。我茫然了,又是一个1000年了,这1000年里我天天都守

在桥边,但我怎么一直没有看见她回来呢……
    迷迷茫芒中我又走到了奈何桥边。在这桥边,我坐了1000年,在这桥边,我

等了1000年。1000年尘世桑田沧海,阴间鬼神轮转,连我的钢叉也长满了斑斑锈迹。

我却没有等到她的归来……后来,黑无常好心的告诉我,人若是转世投胎,天知道她

会变成什么模样,是女还是男,就算她或者他回来了,你也无法辩识。
    天旋地转,我突然之间发现自己好傻,好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安排。我的

眼睛第一次迷蒙了泪水,我不知道鬼的泪水可曾和世人的眼泪有什么分别,但我自己

清楚,那是我的伤心泪。
    我再次放弃了投胎的愿望,我怕再看到那诱惑我的万丈红尘……害怕再看到

让我无法忘怀的嫣然一笑,轮回司主叹息说象我这样尘孽纠缠的鬼是做不成神仙的。

我依然坐在奈何桥旁,做一个鬼卒,等待着谁也无法预测的轮回。
    再次坐在桥头,我看着过桥的鬼魂们,他们的脸上似乎都写着一个故事,在

他们空洞的眼眸里,似乎在讲述着曾经以往的那个时刻。看着他们的迷茫,我庆幸自

己还有知觉,也痛恨自己的还有着尘世般的知觉。
    我再次回到了没有欢乐,没有希望,没忧愁的日子,一个鬼魂的日子。
    日子继续一天一天过去,我一天一天在桥边走过,虽然我已经不再期盼,但

是每次有魂魄经过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望过去,看看从桥那边是否有那个我忘不了

的影子。每次这样,我都会暗自觉得自己很蠢,在心里骂自己几句,但是,只要呆在

里,我都会做这件愚蠢的事情
甚至我还神经兮兮的跑去了枉死城,想看看是否还有那个在望乡台上哭泣的魂。后来

的日子里,我开始学会了后悔,为什么她离开的时候不去和她说最后一句话;后悔为

什么在她离开的时候要偷偷躲起来而不看她最后一眼;后悔在她离开的时候……世间

幸有记忆,能记得世界的颜色;世间哀有记忆,能记得世界的灰暗。时间的魔术把彩

色与黑白重叠,把它撕裂,把它挥洒……留下漫天纷飞的纸片,让我去追逐,去拼合

……为了忘却的,为了不能忘却的,为了忘却不了的,一切。
    难相见,易相别,又是玉楼花似雪……
    很久以后,很久,很久……
    那一天,我见到了地藏王菩萨。地藏王菩萨是地狱里最高的神,也是最慈悲

最善良的。地藏王菩萨的慧眼一下子看穿了我心中千年积郁的迷茫踟躇,他很惊异于

我,一个鬼魂居然也有如此的心事。他叹息道:“苦海众生,回头是岸。”可是我始

终听不明白他的话。我忍不住把我心里积压的一切讲给了菩萨听。菩萨问我:“什么

是缘。”我答不出来,菩萨又问我:“什么是情。”我完全不明白。最后,菩萨问我

:“你有什么愿望吗?”
    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痛哭流泣求菩萨让我做一次人,求菩萨让我和她,结

一段尘缘。菩萨答应了,答应用我千年的修为换一次与她同世为人的轮回。最后,菩

萨对我说:“万事随缘,莫执着。”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轮回(三)
                         寂灭千年

 

    这一天,我终于转世为人了。
    我家是蜀地的豪门,我一生下来就是少爷,喜欢吟诗做对,写字填词。
    慢慢的,我长大了,喜欢上了我的丫鬟,一个叫红儿的小姑娘。她是个附近

一家的女儿,有个相依为命的母亲,母亲在我家当帮工,她比我的年纪小一点。从小

随着她母亲当了我家的丫鬟,就在我家服侍着我,小时候我们一起玩耍,可是长大了

却渐渐疏远。可是我发现,我一天比一天喜欢她。而且我想,她应该也喜欢我吧。
    在她18岁那年,她母亲死了。临时前答应把她许配给我。
    那天我在后花园碰见她,满心欢喜的想和她说句话,谁知,我看到她一双眼

睛里却流露出无比的憎恨。我的心一下子凝固了,我开始不安起来。隐隐觉得将要发

生什么事情。果然,在洞房之夜,她出逃了,后来我才明白她准备要和一个我不认识

的男子私奔,她要嫁给他。我爹大发雷霆,派出大批家丁出去追赶,我也气急败坏的

跟了去。不久就追上了她,在一座断崖边追到了慌不择路的她。我惊讶,迷茫,不知

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她,看着她绝望的在悬崖边上。她也看着我,幽怨而

且仇恨。那一双清澈的眼眸里仇恨的旋涡将我吞噬。顿时百感交集,心一阵收缩“她

恨我!!”我眼前一黑……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家丁告诉我红儿跳崖自杀了,尸首不见……
    迷梦中,我只听见家里人声鼎沸,喧扰无比,听见疼我的爹娘在大声的呼喊

着我的名字,还有人大声的喊着少爷,少爷。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发觉我已经在奈何桥头了,阔别以久的黑白无常

在我身边站着。等我回过神来,他们告诉我,我昏迷以后不久,就一命呜呼了……他

还告诉我,那个徇情自杀的女子,那个和我一起长大,共同度过了尘世间18年光阴的

红儿,那个多少次轻轻的给我更衣叠被的小姑娘,那个多少次柔柔的给我斟茶研墨的

丫鬟,就是那个我放弃了千年道行而苦苦等待的人,现在已经去了枉死城……
    所有残破的记忆涌上心头,我不知所措……好心的白无常把我带到了地藏王

菩萨那里,菩萨含笑不语。
    我忍不住问菩萨:“为什么她会恨我?”
    菩萨说,这是因果。
    我问,什么是因果,为什么有这样的因果?
    菩萨说:“有缘就是因果。你曾给她一次轮回,她半生服侍你,这就是因果

。你给她一次轮回的缘,所以她必须因你而枉死。她才能换给你一次轮回的缘。人常

言前生后世,其实是没有先后,前生在此,今生也在此。有来有去,始终却无生无死

。”
    我根本听不懂,根本不明白。
    我感觉到这一切一切都是一个误会,在一个特定的时刻,遇上了一个特定的

人,发生了一件特定的事。似乎可以看到一个可以预见的结果,但是世事并非如此,

是我错了。错过了千年的光阴。错过了两次本该幸福的人生。我刹那间领悟了轮回,

人之所以轮回,是因为有无数的错,无数的悔,无数的期盼,无数的失落,无数的缘

分,要到来世去补偿去找回。但是即使不停的轮回,在那个凝滞的时空的人又怎么能

记忆起前生的往事去作为今生的指针?!轮回是佛的经文,让迷失在苦海的众生明白

回头是岸,但是执着的人又怎么能理解佛的心意,望世生悔。
    我是否会后悔,我会吗?会吗?。
    到最后,我明白了菩萨点化我的心意,但我还是没有回应菩萨的话,我也不

愿意去品味菩萨的话。因为我感觉过幸福,感觉过悲伤。有过快乐,有过心痛。有过

千年不灭的梦,有过轮回的缘,有这一切,我似乎应该满足了。
    我终于还是放弃了继续的轮回或修行,我愿意永远生活在我那已经延续了千

年的梦幻里,永远做一个奈何桥边独坐的鬼卒。
    也许如果菩萨说得对,那么我也因她死了一次了,为她心疼而死的,她是否

也应该再次还我一次真正的轮回呢?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再见到她,那个对我嫣然

一笑的她……

 

轮回(四)


                                      惘然千年

 

        人有心,会去想很多很多的事情,也会忘掉很多很多的事情。我不知道地狱

的鬼有没有心,我应该有的。因为我在缘分中轮回着。
    日子天天的过去,我觉得自己一天天变得冷淡,很多过去的事情,都记不大

清楚了,我渐渐忘了那些心动的,心伤的,心痛的时刻,忘了,几乎全忘了……
    忘了很多东西的脑子,需要有新的东西填进来,于是,我开始仔细琢磨当年

菩萨的话语,似乎也明白了一些道理。
    浮生皆苦,万相本无。这是菩萨说的话,我相信菩萨是对的,但我实在是不

明白,既然有万丈红尘,为什么它又是空的呢?既然是空的,为什么又要用花花世界

密乱人眼呢?神佛自然是清醒的,但是凡夫俗子有怎么能理解这外表后面的所谓真实

呢?!难道这是神佛故意折腾人的把戏吗?让人们不堪苦海而回头佛国?!如此卑鄙

阴险的心理,是应该下地狱的。但是,我绝对不相信神佛会玩弄世人,因为他们是最

慈悲的。这一切的一切,如何解释呢?
    我在菩萨的关照下,没有去奈何桥巡逻,而是看守菩萨的净室,我开始埋头

于经卷,痴心于佛理,我想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我还记得当年在人间的一点事

情,现在想起来,不堪回首。如果我能明白这其中的因果,我相信痛苦也会渐渐消除


    寻寻觅觅中,寒尽不知年,不知不觉,我在经卷中研修了500年。轮回司主

曾经召我回去,说我大道有成,要我做他身边的判官,判决世间的生死,我谢绝了。

司主十分惊讶,说我竟然已经四大皆空了,来日修为不可限量。他说可以什么也不让

我干了,做个逍遥的鬼,任凭我自己去修行。我在心里暗想:空什么空,什么看破名

利,不过是我自己内心混乱而已。不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周围的鬼,都对我肃然

起敬了,客气的很。其实我只能明白一点,即使明白,我还是不觉得都对,因为我相

信天地之间冥冥中自有真理,真理是什么?我觉得就是要让众生不再痛苦。菩萨说要

割舍一切欲望,我却觉得没有道理,没有欲望的生命如何生活?我无法参透,也不敢

说出来,只有唯唯诺诺,然后拼命在经卷中寻找答案。
    有一天,我在地府转悠,不知不觉来到了孟婆婆卖茶汤的地方。孟婆婆正在

打瞌睡。我过去叫醒了她,孟婆婆猛然醒来,慌忙左右看看,半晌才松了一口气。我

很奇怪她那么紧张,她说,如果有鬼魂没有喝她的茶汤而去投胎的话,她就犯了大错

。我问她,为什么都要喝了迷魂汤才能去投胎?她说:是为了让鬼魂一世世的记忆不

能连续,让他们每一世都有无法弥补的遗憾,这样等到他们厌倦了痛苦折磨的时候,

就会放弃轮回,心向大道了。我很惊疑,说既然要领悟也应该自己的觉醒,何必用这

种方法呢,这是欺骗别人,是故意在折磨人呀。孟婆婆的脸色由惊异变的恐慌,什么

都没有回答,匆匆把我打发走了……
    看了无数的经书,我都觉得道理虽有,却不是我想要找的那种。我完全晕头

转向了,菩萨每每问我禅机,我要莫信口开河,要莫沉默不语。菩萨却笑意浮面,我

实在不解其心其意,依然迷茫不知归路。
    又满1000年了,我很惊异于自己的耐性,依然能苦读经书,虽然心不在,却

能读。看来读经是有好处的,读经未成,却学会了一些修炼法门,很学了些御气飞升

,辟谷养气。我本小小的一个鬼卒子,却有今天的造化,我惶惶然。
    地狱发生了一件事情,一件在地府里经常发生的事情,在我看来,却是一件

大事,改变了我现在的一切。
    轮回司手下的朱笔判官不知怎的恋上一人间女子,竟然偷跑人间。地狱使者

劝说无效,谁知他执迷不悟,一心要去人间与那凡间女子相会,再次胆大逃离地府。

十殿阎罗便派阴司鬼军将他捉了回来。而且鬼军还摄走了那女子的魂魄,把她永世监

禁在幽冥地谷,受万千酷刑,让判官永远无法和她相会。判官悲愤而骂阴司诸神泯灭

人性,诸神皆怒,要将判官诛灭,永世不得超生。
    那一天,诛魂台上,判官被铁链所绑,摄魂钩穿了他的琵琶骨,我觉得心里

一阵抽搐,偷眼望了一下高坐莲台的地藏王菩萨,平时温和仁慈的他现在却面无表情

,深邃的眼眸里我依稀看出一丝寒意,我心中一冷,不是要超度众生吗?是如此的超

度吗?为什么要别人去背叛自己魂牵梦萦的感觉?如果贪恋俗世的情爱是一种错误,

那就让他心甘情愿的去错下去,何必要如此。我感觉自己在下沉,下沉,无法理解我

所看见的一切……
    朱笔判官最终被五雷轰顶而灰飞湮灭,连魂魄也不留一个……
    我又偷偷爬到诛魂台,看着判官残留的红袍碎片,我只感觉到无限的凄凉。
    我突然发现判官被捆的炮烙台上居然还有着字迹,肯定是判官留下的。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
    甘不离于爱,无谓忧或怖。
    我突然记起了千年的往事,寂寞桥边,孤独鬼魂,痴痴长坐,空等归人。千

年郁积的悲伤离别相思愁苦再次冲破层层心锁涌上心头。
    阴风在惨惨地吹拂着诛魂台上残碎的布片,那四行字迹在我的眼前荒来晃去

,我一口气拂去了字迹,却无法拂去心里的印象,布袍还没有散却,宛若深秋落红…


    我这时觉得,朱笔判官或许还在……
    我向幽冥地谷而去…………
    悄悄来到了那名被囚禁的魂魄的牢房,那张万分憔悴的脸还能看到往昔的风

韵,我不由得叹息。我转身离开了牢房,我不想继续呆在那里。
    一转身却听到牢房传来幽怨却坚定的声音: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
        甘不离于爱,无谓忧或怖。
    声音越来越远,在我耳中却如咫尺,
    我咬紧牙关,纵身化为一道青烟,飞离了地谷……
    那一天,我明白了情是何物,教人生死相许。
    那一天,我厌倦了地狱迷茫的无底深渊。
    那一天,我不再追寻佛经的大道。
    那一天,我再次来到了人间。
  那一天,我叛离了地府。
    在逃出鬼门关的那一瞬间,我回首羁绊了我三千年的地府,“等我真正明白
  了,我会再回来的!”
    我想:到了那个时候,也就不会再迷茫,再痛苦……

 

 

轮回(五)
                           浮世千年

 

         天蒙蒙亮,群山还笼罩在一片阴云之中,我漫无目的的漂浮在云雾中。我

的心里充满了说不出来的感觉,平静而慌乱,坚决而踟躇。这一次的离开也许是我永

远的离开,隐隐涌上心头的这种感觉,让我感觉到无边的迷茫和孤独。我不知道我能

活多久,也许100年,也许1000年,也许10000年。一万年很长,长得
  我都不知道有多久,但总有结束的时候。
    阳光刺破云层,把万丈光芒洒向人间。站在阳光下的我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

的通畅,一缕缕的阳光把一丝丝的热力穿入我的心房,明媚的光华似乎穿透了我的身

体,如云雾一般宛如透明。本来鬼魂是见不得阳光的,幸当初我诵读经书,学会了一

些修仙法门,我才能领受到自然的恩赐。我不由得想起了菩萨,在我心里他就是慈祥

的尊长。但是,我几乎又同时想起了朱笔判官那褪尽希望,散尽怨尤而如槁木的脸,

那污浊的残破如飞絮的片片衣炔,还有那时候菩萨冰凉如水的脸,那深邃如潭的眸…

…我不知道在那时为什么会对菩萨有那么一丝的埋怨,也
  不明白会对朱笔判官有那么多的不平。
    我呆呆的站在路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每个人都行色匆匆,匆匆而来,

匆匆而去。我很羡慕他们,他们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而我不知道我要去哪里,也没

有人告诉我,我应该去哪里。人间的日子真是过得很快,一转眼,太阳散尽了自己的

光辉,就要天黑了,四周的行人也少了,偶尔一个匆匆路过的,脸上也挂着那种渴望

回家的神情。
    家,我没有家,也不知道哪里才是我的家。
    突然间,我想到了千年以前我初入轮回时的那个家,那里有我的父亲,母亲

,我无法抑制心头的激动“我要回家!”
    在依稀的炊烟,点点的灯火中,我化作一阵风,向远方飞去,远方,是我的

家,阔别了千年的家。
    依稀还记得家乡的位置,就在山的那边了吧。我变换人相,走在山路上。山

路弯弯,山的那边有一座城镇,我就曾经住在那里。能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真是一种

福分啊,我想。我再次从沉积的记忆里找到了当年在这红尘中的点滴,春花秋月杜鹃

夏,白雪皑皑寒意加。故园堂前的桃花,不知道在我再次回来的时候是否盛开依旧?

村口塘前的老柳树下是否还有嬉戏的顽童?街上那飘香的酒馆是否热闹如往昔?曾经

住过的老屋是否依旧为人遮风挡雨?曾经青梅竹马的玩伴是否又轮回在此?
    想着想着,我的脚步却越来越慢,近乡情怯,阔别了千年的时光,归途,是

否依旧是我的归途?
    转了大半天,终于找到了我千年以前的家,我曾经住过的地方,我曾经和父

母家人生活的地方。老宅已经没有了,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树林,只有依靠着我的记

忆让我知道,这,就是我的家,千年以前的家,是我在轮回中曾经唯一真真切切的拥

有过的家。
    已经没有家了。
    慢慢走在树林,暗自琢磨着自己脚下的土地过去是家的哪个位置,哪个房间

,雾水朦胧,依稀恍惚,树林不见了,我好象又回到了那个家,画窗楼阁,天井露台

,历历在目。
    “少爷,少爷,你帮我折一只桃花好不好,不要告诉老爷哦”
    那是什么声音?分明是红儿在唤我……
    一片叶子落下,在雾气中荡着,房舍,庭院渺无踪迹,
    夜晚,我带着一壶酒,在树林里喝了一夜的酒。我希望藉着这酒,去慰藉千

年的伤痕,去弥补千年的遗憾。
    我决定在这里做个野鬼孤魂了,再也不愿意远走,我想要有个家,这里既然

是我前世的家,也就是我今生的家。
    我搬到了城外的山里,为自己盖了一间草屋。

 

 

轮回(六)


                                情释千年

 

    衰草斜阳外,斜阳外,水冷云黄,纵使有肠也须断,况无肠。
    我是一个鬼,一个喜欢沉思和酗酒的鬼。我每天化成人形,在人流里穿梭,

感受人间的花絮。有一天,我蹲坐在一座我居住后山的山峰上等待日落,突然我听到

微风中出来一阵哭泣,我迅速找到了那个声音,原来是个女孩子。
    我问她为什么在这里哭,她说她就住在城里,上山来游玩迷路了。
    我心情好的时候也乐意帮助别的人,
    那时我心情很好,
    所以我就说我可以带她下山。
    她擦了擦眼泪,对我嫣然一笑:“谢谢你。”
    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好看的笑容
    刹那间,我的胸口好象被什么猛击了一下,心里好乱……
    不!我见过,我见过……
    那千年以前,在奈何桥边,那无比醉人的嫣然一笑……
    我送了她下山。
    我们就这样认识了,她常常到山上来找我玩,
    我痴迷着这样的时光,我成了一个开心鬼。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一天天的

祈祷,祈祷她永远快乐。就这样过了几年,她长大了,我每每看着她的时候,所有千

年的相思都涌上心头,她怎会明白一个曾经巡逻在奈何桥边的鬼卒子会因为一个轻轻

的微笑而羁判在千年的轮回中不可自拔。但我一直压抑着自己对她的爱慕,对她的渴

望。我永远记得那刻骨铭心的前世的幻梦,那不堪我一厢情愿毅然而死去的人那双怨

恨的眼。我也不愿意再向她表白内心的倾慕,幻想着揽她入怀,笑看花开花落……我

已经不敢相信自己是否有福分,不愿意再猜测是否和她有缘,如果美丽的梦因为因果

的需要而再次幻灭,我将再也不能释怀……
    后来,她母亲死了,我知道来勾魂是我熟悉的黑白无常,但是我不能去拯救

她的母亲,因为那样,我也会和朱笔判官一样,受尽折磨。
    她的母亲临终前,把她许配了给了一个对她垂涎以久的公子。
    我化作微尘就看着她们母女生离死别,在黑白无常来到前离开了,我心里回

旋着她母亲的许配的决定,她又将不属于我了。
    那公子的家事可以比美我当年的豪门之家。迎亲的那一天十分热闹,她不知

道我就依附在她头上的那只风钗上看着她,看着她的离开。她打扮得很漂亮。
    迎亲的队伍远去了,我回到我的山顶草屋。我独自一人呆立峰顶,站了很久

,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知道,我的心已经被人掏空,什么也没有了。
    我突然听见了山上火光闪烁,许多男人呐喊着跑到另一个山顶,不关我的事

情,我继续喝酒,看着山下她洞房花烛的地方。
    “抓住她,一定要把她抓回来成亲”
    一个声音气急败坏的叫着。
    我突然明白过来。
    是她,是她,
    我不管一切冲到那里,恍惚间,我看见黑白无常勾魂使者冷笑着已经站在她

的身旁。
    多么熟悉的断崖,是我当年追赶红儿地方。
    依然有着一个公子茫然的看着他痴迷的女子。
    依然有着一个女子张展她幽怨且仇恨的眼神。
    而这时,我却只是一个鬼,一个鬼而已。
    所有的一切都在我到达的瞬间冻结了。
    她跳下了悬崖,一个人跳下了悬崖。
        ……………………
    菩萨说:“有缘就是因果。你曾给她一次轮回,她半生服侍你,这就是因果

。你给她一次轮回的缘,所以她必须因你而枉死。她才能换给你一次轮回的缘。人常

言前生后世,其实是没有先后,前生在此,今生也在此。有来有去,始终却无生无死

。”
    我明白了。
    我平静的拦住了黑白无常,带我回去吧,我甘愿承受我因逃离的惩罚。
    因为我要轮回,我要做人。
    我必须去转轮台,必须回地府。
    我要完成和她真正的缘分。
    我想和她真正的爱着,同世为人,过着尘世间的男耕女织。


                             尾声

 


                    拈花有意风中去,
          微笑无语须菩提。
          念念有生灭四相,
          弹指刹间几轮回。

        轮回中,
        心若一动,
        便已千年。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浅谈男人和女人

下篇文章:今天离婚,你得抱我出家门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最新作品
· TQ八大特色功能.(终身免费).
·无 题
·永梅
·关于本站中毒的申明!
·一场80年代作家的怀旧聚会
·张五常谈贫富差距
·>><<心中的日月>>
·心中的日月
·思念(之二)
·倡导“绿色时尚”
·我的散文观><讨论>我的散文观
·飘往故乡的雪><佳作欣赏>飘往故乡的雪
·[原创]钓
·[原创]梅
·[原创]在春天,我的伤口如此新鲜
·教你用盐30招!
·爱的絮语
·好女人的八种行为
·女人千万别把老公当自己人
·女人为健康必做的十五件事
申明
本站系非盈利性网站,用于本联盟文学爱好者休闲之所。由于“才”力和“智”力的严重不足,部分文稿和画稿只得 “借”之网络,倘若原作者不便“外借”,请在QQ里告知,我会立刻“归还”!但无论“借”与“不借”我均深表谢意!同时,热忱期待网友们为我的〈晓月初升〉栏目而多多来稿!也欢迎各位留言!
本站公告
最新图文
更多……
网站导航
音乐mp3 宽带电影
娱乐资讯 电视电台
艺术爱好 影视资讯
旅游网址 文学小说
聊天网址 贺卡传情
博客网摘 电子邮箱
网络媒体 FLASH欣赏
论坛-BBS 软件下载
交通地图 B T下载
美容减肥 编程设计
天气气象 电脑综合
医疗保健 域名建站
新闻报刊 主页制作
省市导航 网页制作
法律站点 综合网站
银行网址 校园英语
银行保险 英语学习
政府组织 各地大学
动漫卡通 考试培训
幽默笑话 出国留学
桌面壁纸 考试资源
游戏网址 国外网址
江湖社区 黑客资讯
图片搜索 LINUX专题
搜索引擎 病毒防治
实用查询 星座命理
mp3 搜索 天下足球
网络游戏 体育资讯

    

本站投票
哪个版块比较好
1.社会关注
2.最新发布
3.诗歌园地
4.散文杂谈
5.心情呓语
6.中篇小说
7.留言版
8.论坛
上网搜索
电脑算命
姓 名:
性 别:
生 日:

晓月初升(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120396161 联系人:段凌枫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