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孤注一掷(下)_晓月初升! 聊天室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中篇小说>>>>>>孤注一掷(下)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统计数据
    会员总数:118
    今日文章:0
    文章总数:531
    今日访问:1
    本周访问:5
    本月访问:19
    访问总数:11374
文学导读
古今名著
友情链接






网上搜索
便民服务
[在线算命 ] [周公解梦 ]
[万 年 历 ] [地图查询 ]
[火车查询 ] [网络银行 ]
[IP 查 询 ] [手机查询 ]
[在线杀毒 ] [邮编区号 ]
[电视预告 ] [精彩FLASH]
[股票查询 ] [成语查询 ]
[彩票查询 ] [天气预报 ]
[飞机航班 ] [星座运程 ]
[身份查询 ] [在线翻译 ]
[游戏秘籍 ] [站长工具 ]
[生男生女 ] [ QQ吉凶 ]
邮箱登陆
※笑话大全※
夫妻笑话 成人笑话
恋爱笑话 家庭笑话
古代笑话 电脑笑话
政治笑话 名人笑话
军事笑话 交通笑话
愚人笑话 宗教笑话
民间笑话 鬼话笑话
司法笑话 体育笑话
经营笑话 校园笑话
儿童笑话 医疗笑话
现代笑话 国外笑话
孤注一掷(下)
发表日期:2007/4/3 1:26:00 出处:大道网 作者:轨迹发 发布人:dlf530 已被访问 164

  4
  清晨时他们进入了一个偏僻的小城,小小的城门处却出奇地聚了一大堆的老百姓,大家都围在一起,仿佛在看着什么东西。
  闪到一边去。赵即中把笠帽往下压,拉着颜千金,闪到城门的一边。
  颜千金望了望,能让百姓聚集一起观看的,若不是出了血案就是国家的通告,看情形应该是有什么新的通告粘贴在了城门口,百姓们聚集观看。
  没想到雨爷亲自赶来这里办案,真是没有想到。三个劲装打扮的汉子从颜千金和赵即中的身边走过,边走边说。
  对啊,据说死者是雨爷的生死交,雨爷知道那人的死讯后晕倒了三回。另一个汉子压低声音,神秘地向其他两个人说。
  生死交?谁啊?值得雨爷亲自赶来咱们这小城来调查。第三个满脸麻子的汉子问。
  叶飘红!那个知悉内情的汉子压低声音,说。要不是颜千金和赵即中内功精湛,否则不能听到那汉子压低声音后所说的话。
  叶飘红?人称一叶飘红空清灵的那个叶飘红?一个汉子惊得大叫起来,直到看到街上的人望着他,赶快缩下口来,用手捂着嘴,喃喃不可相信地说,叶飘红死了?叶飘红这种人也会死?
  从路人口中听得叶飘红的死讯,赵即中一声低低的冷笑,颜千金眼眸中闪过一丝复杂的表情。
  除了叶飘红,还有谁值得雨爷不分昼夜地赶来这里?知悉内情的汉子说。
  这件事由雨爷插手,就是相当于官府插手了,唉,颜千金那小贼是逃不掉了啦。一个汉子摇摇头,然后和另外两个汉子一起走远,终于越走越远,听不到他们所谈的话了。
  颜千金脸色大变,看来雨深秋把自己当作杀害叶飘红的凶手,显然是把自己当作是陷害叶飘红的人中的一员,贴在城门那边的告示,十有八九是通缉令,上面画的估摸就是自己的肖像。
  现在怎么办?颜千金问赵即中。
  我帮你易一下容,只要不是雨深秋亲自站在你的面前,量城里那些酒囊饭袋也发现不了你颜千金。赵即中冷笑到,然后把颜千金拉到人烟稀少的地方,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包,里面尽是易容的工具,然后开始给颜千金易容。
  颜千金看到赵即中怀里的易容工具,眼中闪过一丝惊诧的神色,但转瞬即过,连赵即中都没有发现。
  赵即中把颜千金化成一名六旬左右的老者,面黄,在下巴又加上些稀疏的胡子,再在额头上刻意整出些皱纹,一如真正的六旬平常老者一般,不贴近颜千金细细地看根本没有办法认出来。
  赵即中给颜千金易完容后再掏出一面小铜镜,淡淡地说,我要给自己易容,希望你不要偷看,知道我的本来面目对你有害无利。说完后转过身去背对着颜千金,对着铜镜开始给自己易容。
  颜千金则一直抬头望着蓝天,一语不发,仿佛在想着什么。
  赵即中易完容后变成一位三十岁左右的汉子,一脸的胡须,说话时还故意把自己的声音弄得沙哑,对颜千金说,现在我们进城去,随便找间客栈,休息半天,然后下午时分就起程。
  颜千金望着赵即中,点了点头,跟着赵即中向城里走去。
  城门前告示牌里果然是粘贴着自己的画像的通缉令。城门口的守卫并没有认出他们来,略略看一眼便让颜千金和赵即中进了城门。
  形同虚设。赵即中进了城门后压低声音不无得意地向颜千金说。
  颜千金没有说话,沉默。
  雨深秋,花无语,水东流三人本来答应在十天内留在醉无归酒楼里以当人质的,为何雨深秋可以走开,来到这里?颜千金问赵即中。在他们住进一间平常客栈后颜千金像无法压抑心中的疑问一般,问赵即中。
  啍,雨深秋是六扇门里的第一把手,吃官家饭,当然有很多理由可以走开。赵即中闷哼一声,说。
  但是昨夜叶飘红才被你所杀,今天雨深秋就开始大张旗鼓地粘贴通缉令来搜索我,显然早就跟了过来,所以才能及时发现情况并且作出反应。颜千金说。
  这就证明,叶飘红早就和雨深秋约好,让雨深秋,花无语,水东流三人留在酒楼里起安抚人心的作用,然后雨深秋再借故离开,与他一起来截杀你,然后派人出去做伪证。但是叶飘红没有想到我会半途中杀出,并且让他受了伤,所以他不得不提前下手。赵即中说。
  颜千金没有说话,良久,点了点头。
  睡吧。保存体力,雨深秋必定会为叶飘红报仇,他的介入相当于官府力量的介入,我们要争取时间。赵即中说。
  颜千金点头,然后躺下休息。
  一盏茶时间过后,颜千金已熟睡,赵即中翻身坐起,望着熟睡的颜千金,笑了笑,翻身从窗外出去,直奔市镇的衙门,雨深秋办公的地方。
  片刻后颜千金坐了起来,把窗户推开一丝,看着赵即中远去的背影,一脸深思。
  
  5
  经过两天的行程,赵即中和颜千金他们到达了一片竹林里。在过去的两天里他们两个不再骑马,而以步代马行走,为的是不泄露行踪。一路上沿途也有不少的官兵在追查颜千金,但是靠着赵即中出色的易容术,谁也没有把颜千金认出来。
  这里是萧横斜前辈的居所吗?颜千金问。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萧横斜前辈清雅爱竹,这里确是萧前辈的住所,听竹居。赵即中说。
  你怎么知道萧横斜所住之地?颜千金问。
  先父与萧横斜前辈为拜把子兄弟。赵即中淡淡地说,然后引路。穿过一小片竹林后,一间清雅的茅屋显现在他们两人的面前。屋外零星地种着几棵竹,偶有清风掠过,竹叶哗哗作响,确有听竹的雅意。
  走进茅屋,里面隐隐传来一阵琴声,弹的是古调破阵,雄壮之势里隐隐有种天然山野趣,让人忘却尘世间的纷争。
  瑶琴突起高音,门外必有英雄窃听。一阵爽郎的声音突然从屋里传了出来。
  赵即中退开一边,显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而颜千金走上前去,作揖礼拜,说,后生小子,冒昧前来叨扰前辈,原是为了求证一事。
  何事?屋里之人沉默片刻后,问。
  前辈于十月十六日那晚是否与叶飘红通宵下棋作乐?颜千金恭敬地问。
  老朽近十年来已不再见外人了。再不识名为叶飘红之人。屋里之人说。
  请问前辈是否人称“疏影横斜”的萧横斜前辈?颜千金问。毕竟颜千金只听其声不见其人,再者萧横斜退出江湖时颜千金才十来岁,没有机会见上一面。
  你怎知老朽愚名?当世知道我住所的就只有一人,想必也不在人世了。赵天灭是你什么人?萧横斜问。
  为小子家父。赵即中转身向着屋里作揖,答道。
  听说萧前辈书画自成一体,世上人称萧体,可否赠字画一幅,让小子过过目?因为这事关到一件江湖上的大血案,小子才敢如此大胆无礼。颜千金作揖说。萧横斜书法自成一格,世人称为萧体,而颜千金为书画大家,若得他一字,自可以判断他是否真的为萧横斜。
  字一幅,何其容易。萧横斜笑,片刻之后,一张纸从屋里窗掷了出来,颜千金一接,竟抵不住纸的冲力,向后退了三步,拿桩才能站稳,而握纸的手一阵的麻痹,不由惊叹萧横斜的功力修为。
  展开纸一看,上面写着五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宁静以致远。颜千金眼里闪过一丝惊诧之色,再慢慢地品这幅字,然后小心翼翼地收藏起来,作揖说,萧前辈的字独步天下,当真是天下一绝。
  萧横斜在屋里大笑,然后再抚起他的瑶琴,弹的是古调,相传是一无名乐师所作,名为隐忍。
  我们这就告退,打扰前辈清修了。赵即中向萧横斜的方向作了个揖,然后拉上颜千金,退出了这片竹林。
  我知道有条近路,一天后可以到最近的城镇,然后买马,再过一天就可返回醉无归酒楼了。赵即中对颜千金说。
  为何这么急?离十日之限还有不少时间。颜千金说。
  夜长梦多。叶飘红的朋友早晚会找到我们。赵即中说。
  叶飘红,没想到他是一个这样的人。颜千金抬头望着天空,喃喃地说。
  知人口面不知心。赵即中淡淡地说。
  颜千金望着赵即中,点点头。
  
  
6
  到了醉无归楼,群雄们都对颜千金旁的是一位陌生人而不是叶飘红都已经不感惊讶,想必是叶飘红的死讯已经传到了这边,更有的人不住的摇头,叹息不已。
  颜大侠归来了,一切的传言也到了可以证明它真伪的时候了。卓点苍见颜千金回来了,上前去握住颜千金的手说。
  群雄都来齐了吗?颜千金问。
  嗯。卓点苍边说边引颜千金上楼,果然上面已经雄群聚集。
  颜千金对着挤满厅堂的群友,叹了一口气,说,叶飘红十月十六日那天并没有和萧横斜一起下棋。
  群雄惊讶。
  颜千金再叹一口气,简明扼要的把这几天来发生的事都向群雄们说了,群雄听到大摇其头,其中不乏紧握拳头大骂叶飘红为宵小之辈的汉子。
  没想到,叶飘红居然是一个这样的人。卓点苍摇了摇头,然后转过身来对颜千金说,好了,我们也要离去了,还有很多人等着我们的消息,唉,这一笔血债,怎么样才能还得清?
  卓点苍向颜千金和站在颜千金身边的赵即中作了个揖,然后带着厅堂里的群雄离去,一时间大厅里就剩下颜千金和赵即中两个人。
  颜先生一路上累了,现在大家也认识到叶飘红的真正面目,先生可以休息一下了。赵即中说。
  颜千金点了点头,转身向窗外凝望,突然间觉得有阵风声向自己袭来,没时间往后看,赶快匆忙向旁一转身,但是左肩已经被一把刀插了进去,伤及了筋骨,颜千金一惊,跃起一丈,躲在墙角,抽出腰间的钢质九龙鞭,只是左肩伤太重,满头是疼得滴下来的汗水。
  赵即中望着满身是血的颜千金,笑着,很得意地笑着。
  颜千金突然间恍然大悟,指着赵即中,原来你才是幕后操纵一切的人。
  赵即中冷笑着,说,对,你还想知道些什么?我赵即中对死人从来都不吝啬。
  叶飘红是否真的是无辜的?颜千金问。
  当然,枫糸列真正的老板是风筝。赵即中笑,然后一步一步走向颜千金,望着颜千金,慢慢地举起手中的刀。
  在生死关头之际,颜千金突然笑了,向赵即中的身后挥了一下手,笑了。
  赵即中心中掠过一丝寒意,转头向后看,呆住了。
  叶飘红正站在他的背后,正望着赵即中他,笑着,脸上是叶飘红特有的毫不在乎的笑嘻嘻的表情。
  叶飘红身后站着的是雨深秋,花无语,水东流,他们没有笑,他们用比剑还锋利的眼神望着赵即中,手里紧握着自己的武器。
  赵即中浑身冰冷,比掉进冰窟里更冷。
  赵即中哑着嗓子说,颜千金一早就和你约好来做这场戏?
  没有。颜先生对我的计划一无所知。叶飘红摇摇头。
  赵即中没有说话,呆呆地望着叶飘红。
  若不是兵行险着,我怎么会赢?叶飘红笑,一种给人很慵懒的什么都无所谓的笑容。
  你十月十六日那天真的和萧横斜在通宵下棋?赵即中问叶飘红,他不甘心,他设计出来的圈套自认天衣无缝,不可能失败,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败在哪里。
  没有,十月十六日那天我在哪里,根本没有人可以给我作证,因为那天我孤身一人。但若非如此,并且抬出了颜千金这副招牌,怎么会把你逼出来?叶飘红说。
  你一早知道我要来?赵即中问。
  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用这招,风筝里的人一定会出来!叶飘红说,望着赵即中,一字一句地说,脸上懒散之态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睨眸天下的气势。
  你开始就知道枫系列是为风筝所开的?赵即中问。
  叶飘红点头,停了一下,接着说,你们用我的名字来开店铺,并且总是选择在其他店铺的旁边,凭借着你们风筝的实力和我叶飘红的薄名,把其他店铺的生意挤得冷清了,然后就可以比平常很低的价格从他们手中收得产业,随后以我之名行凶抢劫取得一大笔横财,而其他的店铺又让你们所购得,继续做生意,牟取暴利来维持风筝的运作。有不少收购回来的酒楼的老板是风筝里的人,所以我一开始就知道我的敌人是风筝。
  所以你就连颜千金都瞒着,请他出来和你作了一场戏?赵即中问。
  如果不是请颜先生出来说要请萧横斜作证,怎么可以把你逼出来?如果不是连颜先生都瞒着,怎么可以瞒得过你?叶飘红脸上的隶杀之气退去,回复他原来那种懒散毫不在乎的神气。
  我想用计,原来你在将计就计。赵即中苦笑,摇摇头。
  我和颜千金去萧横斜处取证,你会半路杀出,这是预料中之事,你起码带了五个人在后面追赶着我们,若这都无法察觉,那我叶飘红早就死了好几回了。叶飘红笑。颜千金面有愧色,当时他确实感觉不到有人在追踪他们。
  夜晚你用调虎离山计将我引出去,我知道你在用计,当然乐意去追你的部下。你的五个手下只有四个与我交战,剩下另一个扮成我的模样,去与颜先生接应,当时乌云密布,又没有月光,颜先生当然无法发现,对吧?叶飘红问赵即中。
  赵即中没有说话,冷笑了一下,很多情况下不说话就是代表默认。
  摆脱了你的手下后是两个时辰以后的事了,你自以为已经可以摆脱我了,没错,这段时间确以足够摆脱我,但是你没有想到有另外一个人在跟着你,并且给我留下了记号。叶飘红笑,停了停后再说,这人就是雨深秋。
  我跟上你后发现你没有杀掉颜千金,则证明你肯定另有所图。雨深秋赶在你的前面,因为我们都不确定你下一步会干些什么,于是就一前一后地紧跟着你。我在夜晚时故意在你们的藏身处来回搜察,一是让你心慌加紧路程,二是让颜先生扩大对你的怀疑。叶飘红说。
  当时那个在我头顶上来回的黑影用的燕子三抄水的身法普天下只有叶飘红的轻功才可显示得如此淋漓尽致,当下我就开始怀疑真的叶飘红没有死,赵即中正在给我设局,当然只是怀疑,那时我对赵即中的信任多过怀疑。颜千金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形,说。
  赵即中没有说话,但是脸色却非常地难看。
  自从我故意显身后你虽然加紧了路程,但却更加谨慎,同时你也收到了雨深秋离开了醉无归楼的消息,所以雨深秋就随机应变地演了一场通缉叶飘红的戏。这样一来让你认为雨深秋被你骗倒,误认为死掉的人是叶飘红,且官府介入后雨深秋会在那里办案,搜索证据,而不再追查你们,二来是让你认为那天在你们头顶上来回搜索的黑影人是雨深秋而不是我叶飘红,这样有利于我的活动。叶飘红说。
  通缉令上画了颜先生的肖像,赵即中你为了免去夜长梦多,必定会为颜先生易容然后穿过城镇,这样一来相当于提醒颜先生死掉的那个叶飘红可能是易容人,这是最主要的目的。雨深秋对着赵即中说。
  确实,当时赵即中你为我易容时我心里确实怀疑那个死去的叶飘红只是易容后的产物,并非真正的叶飘红。颜千金说。
  果然,你住进客栈后即去官府衙门去观看雨深秋是否在办案,雨深秋当然会把戏演得十成真。而赵即中你确定雨深秋会留在那里全力追查叶飘红的死,当然放松了不少。叶飘红望着赵即中,笑笑,说。
  想到自己的行动全落在敌人的眼中及计划里,赵即中不由闷哼一声。
  赵即中你在我熟睡时出去的,翻窗后直奔衙门,但是当时我对你已经心有怀疑,怎么会真的就入睡?你的出入动作我全然知道。颜千金说。
  后来你带着颜先生一路前行,我托雨深秋在你们前进的方向五十里范围内进行搜查,雨深秋位居六扇门的第一把手,手下能人自是很多,然后二天后我们发现一片竹林里有一间茅屋,里面有你赵即中布下的人,伪装萧横斜前辈。那时我们才完全明白你所要用的计,于是我们将计就计。叶飘红说。
  所谓的萧横斜前辈,原是叶贤弟你撒的一个谎然后由赵即中他来布的一个局,唉,复杂至斯。颜千金想了一下,不禁摇摇头。
  雨深秋传我消息,我当然可以早一步地在那间茅屋里扮起萧横斜前辈了。我知道一路上以颜先生的智慧必定对赵即中已然心疑,于是我决定冒一下险,再给颜先生一些提示。叶飘红笑。
  初进竹林时叶贤弟你弹的曲为破阵,破阵本源自一个故事,说的是一剑客先被奸人所骗觉察后与奸人抗争,我一听则心知内必有深意。后来我请求屋里之人证实自己身份时,叶贤弟你掷出字来,上面的萧体模仿得惟妙惟肖,但最重要的是上面写的是宁静以致远,暗示我要沉着,当时我已经怀疑屋里之人就是叶贤弟你了,最后我和赵即中走时你再弹曲隐忍,暗示我要隐忍沉着,那时我对赵即中心中则全是怀疑,再也没有半点信任了。颜千金抚着胡子说,以琴声以及字画来蕴此深意,妙不可言。
  萧先生过奖了。叶飘红耸耸肩,笑道。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父亲名为赵天灭?赵即中突然问叶飘红。
  你所布下的人被雨深秋活抓,他吃的就是审讯这碗饭,要他吐出情报来当然容易至极。叶飘红淡淡地说。
  然后颜千金你就随着我回来,在厅堂上当着我的面对着那些狗崽子说叶飘红确实于十月十六日不在场,为的是进一步让我以为我自己成功了吧?赵即中望着颜千金,眼中充血。
  颜千金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就算回到这里我也没有赢,毕竟我没有证据证明我十月十六日那天我的去向,我知道你定会杀颜千金灭口,我深知你的性格,你不会对临死前的人吝啬,所以我赌一把运气。
  颜千金躲开我那一刀,然后让我自己来承认一切与你无关都全部在你的算计里面?你一切都算得那么细那么准?赵即中向着叶飘红喊,声音里面带血。
  没有,从一开始我约颜先生来,说要去请萧横斜前辈作证时我心里就没有底,一切都几乎要靠运气来完成。但是那时我试也是死,不试也是死,那为何我不试一下?叶飘红望着赵即中,说。
  赵即中没有说话。
  我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你会出现来破坏我的计划上,若你不出现,现在死的人将会是我。这回我是孤注一掷。叶飘红望着赵即中,说。
  你怎么知道你要去寻找萧横斜的消息会在第一时间被我知道?赵即中问,好像要解开最后一个心结一般。
  醉无归酒楼旁边有一间酒楼,叫枫居,是你们风筝以我的名义开的酒楼,你们把醉无归挤垮后成功地把醉无归收入你们风筝的囊中,于是,我故意在你们风筝的地盘召集群雄宣布我要去找萧横斜的消息,风筝自然可以在第一时间里知道这个消息。
  这次我可以胜你,是因为我让雨深秋,花无语,水东流三人留在了醉无归酒楼,让你们风筝的人知道他们三个并没有出手。待你出发至人烟称少难以与风筝里的人通讯时,雨深秋再借故有官府急事离开,这是任何人都拦不了的,况且到你知道雨深秋离开时已经太迟了。你什么都算得准,就是算漏了一个雨深秋。叶飘红望着赵即中,笑着说。
  确实,我就是算漏了这么一个雨深秋。孤注一掷,你我都是孤注一掷,你赢了,我输了。赵即中望着叶飘红,突然笑了起来。
  叶飘红望着赵即中,没有说话。
  我输给了你,但是你日后必定会输给风筝,没有人可以和风筝作对,没有,从来都没有。赵即中说,提起风筝时他眼中闪过一丝恐惧,然后拔出腰间的一把匕首,在大家没有反应过来时就已经插进了自己的咽喉。
  一招封喉,一击即中,他最后用自己的生命来履行了他的名字。
  没想到事情居然是如此的曲折,叶少侠,老朽错怪你了。卓点苍推门走了进来,向叶飘红作揖道歉,叶飘红连忙还礼。卓点苍于门后没有走,听到了所有的话,这当然是叶飘红授意他这么做的。
  委屈颜先生了。雨深秋,花无语,水东流向颜千金作揖道谢,颜千金笑了一下,没有还礼,因为他的左肩已无然抬起来了。
  我先与颜先生去疗伤,四位少侠自行方便吧。卓点苍对他们四人略略作人揖后便扶着颜千金出去了。
  孤注一掷,这回赢得好险。花无语拍着叶飘红的肩膀说。
  十月十六号那天你究竟在哪里?水东流按捺不住自己的急性子,问。
  叶飘红望了他们三个人一眼,再望向天外的蓝天白云,过好一会后才缓缓地说,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孤注一掷(上)

下篇文章:你睡得着吗 1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最新作品
· TQ八大特色功能.(终身免费).
·无 题
·永梅
·关于本站中毒的申明!
·一场80年代作家的怀旧聚会
·张五常谈贫富差距
·>><<心中的日月>>
·心中的日月
·思念(之二)
·倡导“绿色时尚”
·我的散文观><讨论>我的散文观
·飘往故乡的雪><佳作欣赏>飘往故乡的雪
·[原创]钓
·[原创]梅
·[原创]在春天,我的伤口如此新鲜
·教你用盐30招!
·爱的絮语
·好女人的八种行为
·女人千万别把老公当自己人
·女人为健康必做的十五件事
申明
本站系非盈利性网站,用于本联盟文学爱好者休闲之所。由于“才”力和“智”力的严重不足,部分文稿和画稿只得 “借”之网络,倘若原作者不便“外借”,请在QQ里告知,我会立刻“归还”!但无论“借”与“不借”我均深表谢意!同时,热忱期待网友们为我的〈晓月初升〉栏目而多多来稿!也欢迎各位留言!
本站公告
最新图文
更多……
网站导航
音乐mp3 宽带电影
娱乐资讯 电视电台
艺术爱好 影视资讯
旅游网址 文学小说
聊天网址 贺卡传情
博客网摘 电子邮箱
网络媒体 FLASH欣赏
论坛-BBS 软件下载
交通地图 B T下载
美容减肥 编程设计
天气气象 电脑综合
医疗保健 域名建站
新闻报刊 主页制作
省市导航 网页制作
法律站点 综合网站
银行网址 校园英语
银行保险 英语学习
政府组织 各地大学
动漫卡通 考试培训
幽默笑话 出国留学
桌面壁纸 考试资源
游戏网址 国外网址
江湖社区 黑客资讯
图片搜索 LINUX专题
搜索引擎 病毒防治
实用查询 星座命理
mp3 搜索 天下足球
网络游戏 体育资讯

    

本站投票
哪个版块比较好
1.社会关注
2.最新发布
3.诗歌园地
4.散文杂谈
5.心情呓语
6.中篇小说
7.留言版
8.论坛
上网搜索
电脑算命
姓 名:
性 别:
生 日:

晓月初升(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120396161 联系人:段凌枫

琼icp备09005167